我的日本兒子 | 池田健星

by Mary Ann Mok(大頭媽/牛媽

特別鳴謝 : 宮野幹弘(Mikihiro Miyano)及黃德森 

 

「只要有夢想,凡事可成真 。」盼望天下母親能鼓勵自己的孩子去發掘他們的夢想,然後無限量支持他們去完夢。池田健星(左)與大頭媽/牛媽(右)攝於家中。

 

對我來說滑浪風帆不單只是一項強身健體運動,它令人和大自然共融,讓我們遠離繁囂,紓解壓力,淨化心靈。滑浪風帆令人着迷之處,是你每次出海所面對的狀況都不會相同,所以每次都會有不同的體驗。亦因如此,滑浪風帆讓我滑出很多人生領悟。 

滑浪風帆是我大頭家/牛家*一個聯繫點,事關我們一家大細都熱愛水上活動。那股瘋狂程度可以從給亞仔歷屆老師們質疑我牛媽,點解馬君臨每篇週記都只是記述海灘,甚至往海外旅遊都逃離不掉海灘魔掌便知道有多嚴重。 (大頭家/牛家* - 大女兒馬君正又名「大頭妹」;兒子馬君臨又名牛仔,因此朋友暱稱我家為「大頭家」/「牛家」。

我興幸愛上滑浪風帆,因為它讓我結識到世界各地的朋友,它把我刻板的生活變得多彩多姿。 

話說李麗珊(暱稱珊潺,第一位香港滑浪風帆金牌得主)、黃德森 (暱稱森仔,前香港滑浪風帆手;李麗珊丈夫)和宮野幹弘(Mikihiro Miyano 現任日本滑浪風帆隊教練)因滑浪風帆結緣,其後更成為好朋友。 

由於幹弘到長洲比賽和訓練的時侯,往往都會在珊潺家中留宿,並且得到珊潺家人盛情款待,漸漸他便與珊潺和森仔建立了一段很特別的情緣。 

完成比賽和訓練後,「喪玩狂食」就是運動員最開心的時刻。 健星(左四)、大頭妹(右三)、牛仔(右二)和宮野幹弘(右一)與香港滑浪風帆隊隊員於火鍋店大快朶頤。

  

大頭爸/牛爸(左)、宮野幹弘(左二)、健星(中)和牛仔(右) 與香港及日本滑浪風帆隊隊員於潮州飯店用膳。

 

數年前,近農曆新年的一個晚上,牛爸告知全家日本滑浪風帆隊將會到香港進行訓練, 於是幹弘透過森仔把池田健星安排到我家寄居。起初,雙方都不大習慣與陌生人相處,加上語言上的障礙,大家都在大玩猜謎遊戲般中交往。 

自此之後,經過第一次的文化交流,健星漸漸和我家熟落起來,並且建立了深厚的情緣。雙方更把對方視作親人般看待,香港已變成他另一個家。其後健星多次來港比賽和訓練,我們乾脆給他屋企鑰匙,好讓他方便進出。 

 

第二次來港的健星開始和我家熟落起來,自始香港變成他另一個家。健星臨別時特選了兩隻杯子送贈大頭妹和牛仔,讓他們緊記大家一起相處的快樂時光。他的英文和廣東話更一次比一次進步。

健星很有心思,每次來港都會特別選購我們喜愛的日本零食。

 

現在的健星已很熟悉香港的風土人情。他除了會用簡單廣東話說出「早晨」、「唔該」、「前面有落」等日常用語句外,聰明的他更能分辨出「快x啲」和「死 X街」隸屬污言穢語,不能胡亂使用。

出外用餐時,健星已經能夠操純正廣東話點選他最愛吃的小籠包和雲吞麵。不用訓練的日子,他會捐窿捐罅搵到去「許留山」發掘美味的甜品。總言之,只要讓他多來幾次訓練,他肯定會變成一個「香港通」。 

透過文化交流 ,雙方的孩子都有很大的得着。除可更深入認識到其他國家的文化習俗外,也學懂和別人相處,變得更成熟、獨立和自信。

滑浪風帆隊隊員往海外訓練和比賽時,所有起居飲食都要靠自己。健星在港訓練期間學會煮一些他喜愛的中國菜。圗示健星第一次學煑淸炒菜心,有板有眼。

 

 健星對CURVO產品充滿好奇,嚷著要試穿戴各款飾物及充當品牌的模特兒

 

很感謝森仔和幹弘這個巧妙安排,為大頭家/牛家多添一名聰明可愛的家庭成員。健星和別的運動員同樣在追求一個奧運夢.....然而每一個成功運動員的路都不會易走,當中定必經歷無數挫敗、失意和低潮。作為一個母親,我深信路該由孩子來抉擇,只盼望這面CURVO 鏡子和十字架一直陪伴着我的日本兒子完夢。

 

 

健星對十字架設計情有獨鍾,大頭媽/牛媽贈他鏡子和十字架(中),支持他的奧運夢。

 

大頭媽/牛媽和健星經常保持聯繫,分享日常點滴。書信間大家互相勉勵,並叮囑對方要堅持和好好享受尋夢的過程。

 

大頭媽/牛媽(右)在神奈川縣作客,得到健星母親(左)盛情款待。健星母親是廚藝高手,當日她為我烹調的美味晚餐加上第一次遇上地震,都教我沒齒難忘。

 

於二手古著店內,芸芸眾多衣物中,竟能找到與健星帆號(JPN 5) 一樣的T-shirt,實在令人難以置信,令我更珍惜這份由滑浪風帆帶給我的情緣。

大頭妹(左)、牛仔(中)及健星(右)在澎湖舉行的2017 RS:X亞洲滑浪風帆錦標賽晚宴喜相逢。盼望他三人好好享受尋夢的過程,和珍惜這份寶貴的情誼。

 

 

Liquid error: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/relatedblogs.liquid

Leave a comment